拉着车的瘦马明显嗅到了张白骑这些个黄巾军身_多彩网_多彩网彩票_多彩网12选5 

多彩网_多彩网彩票_多彩网12选5

拉着车的瘦马明显嗅到了张白骑这些个黄巾军身

 
    “哼!”众人冷哼一声,杨凤威胁道:“他日战场上遇见你必取你首级!”
 
    文稷无语的摇摇头,带着两个护卫离开,看着三个人飘然离去的背影,杨凤跟身边的兄弟怒道:“哼!这个主公到底怎么回事,竟然放他们走了!”
 
    “谁说我呢?”忽然一声冷哼产来,杨凤一激灵,感激闭嘴一回头,张燕站在了帅帐门口,冷眼看着众人,众人赶紧回身拱手道:“主公!”
 
    “行了!”张燕随口说了一句,道:“别瞎猜了!打起精神来吧!”
 
    杨凤立即请战道:“主公,明日我带五千人马就去那文稷在城外的大营挑战,末将三天之内,定然拿下文稷首级,敬献给主公!”
 
    张燕满色跟冷,愠怒的说道:“哼!放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出战,今日一败,我军损失不小,而敌军援军已到,要提防文稷前来偷营,让剩下的将士们好好休养!”
 
    “额……”杨凤一惊,立即道:“主公,今日乃是一时大意,那文稷也就是仅仅带来数千骑兵,而我方数万大军…………”杨凤的话又让身后的兄弟给拉住,众人赶紧拱手道:“诺!”
 
    张燕听到了众人的答应声,微微一点头,也不管还想说话的杨凤,拂袖而去。
 
    “这到底是咋么回事啊!”杨凤看着张燕已经走远,才敢出言抱怨道:“主公岂是不知道,那刘和催促的紧吗?”
 
    “诶!就你个蠢货还看不出来主公的意思!”众人埋怨一声,便立即散开了。
 
    “嘿!”杨凤老大个不愿意,没好气道:“这跟老子有啥关系啊,老子是主公好啊!”呆立了好一阵,无语的摇摇头,回了自己的营帐。
 
    就这样,第二天,张燕便没有在出兵攻城,而文稷和高览已经开始大大方方打扫在这荥阳城下一个多月以来积攒的尸体,和各种的杂物,将己方的尸体运进城里,尽快埋葬,而敌军的尸体,文稷也是礼貌的给张燕书信一封,张燕当然不能让自己手下的兄弟就被敌军草草给埋葬了,也是派遣人马将城下并州兵的尸体运到张燕的大营,就看到两方均是派出人吗,不再兵器,只是推着小推车,很是和谐的在荥阳城下运送着尸体,还不时的提醒对方,这里有你家的尸体,那里是你家的副将啥的,荥阳之战,虽然还没落幕,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仗已经打不起来了…………
 
    大汉洛阳城西南有一城叫曹阳,这里本来仅仅就是一个小城,但是现在可是不一般,这里可是通往西面函谷关的要道,而现在,就在这个小城外,聚集了五万大军,虽然这些人虽然身上穿着盔甲,但是每个人的头盔上都过着一条黄布,象征了他们的身份。
 
    不错,这正是黄巾军,而如今天下还有这样规模的黄巾军,也敢这样招摇过市的黄巾军,出了张白骑还能有谁,这五万大军也正是张白骑手里的所有兵马,而要说这张白骑不是应该在轩辕山下,跟张郃对峙嘛,怎么会到这里?呵呵,不为别的,就为了等一个人!
 
    而小土道上,不一会,便形式过来了一辆马车,很是简谱,身边也就又一个骑兵模样的卫士护送着,加上一个车夫,怎么看这辆马车里也不是坐着什么大人物,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五万的黄巾军,正在等的人,就坐在这马车之中…………
 
    在最前端,一匹白马之上,赫然立着一人,面色苍白,身体有些消瘦,不过在这万军之首,照样是那么的意气风发,加上俊朗的面孔,这要是让那些迷茫的少女们看到肯定连连的尖叫,但是估计那些少年看到了此人的一声黄袍,加上头顶上那面天下大吉的旗帜的话,肯定是尖叫的一声给吓跑了,不错,这个人正是这五万黄巾军的首领,也是如今黄巾大贤良师剩下的唯一的忠实传人,张白骑。
 
    “大帅!到了!”身边那是张白骑麾下大将孙观,看到缓缓驶来的马车,立即对张白骑喊了一声。
 
    张白骑当然也是已经看到,立即一挥手,张白骑带着几名重要的将领纷纷上前,到了马车前面迎接,拉着车的瘦马明显嗅到了张白骑这些个黄巾军身上的血腥之气,有些不适应,打了几个喷嚏,直接停了下来,不敢上前。
 
    张白骑到了马车旁边,很是恭敬的拱手道:“先生我来接您了!”
 
    只听马车里面传来一声轻笑,道:“呵呵!我一个粗鄙之人,怎么还劳大帅亲自来迎接啊!”
 
    但是这样的表情只是那么一瞬间,文士知道,自己已经将话跟张白骑讲明,但是他依旧这样做,那跟自己就没有关系了,随即文士有露出了笑脸,对张白骑拱手一拜,道:“大帅能够这样抬举老夫,我贾文和真是消受不起啊!”
 
    张白骑看到了贾诩这张老脸,可是比看到了一个长得美如天仙的大姑娘还要开心,眼前这个弱不禁风老人,正是毒士贾诩,但是张白骑更加知道,眼前这个老头的价值,甚至可比上十万大军,自己麾下连带着自己,都是一帮粗鄙的汉子,就是缺少一个谋士,而眼前之人呢,更是有着绝顶智谋的人,张白骑怎么能够放过,这正是自己需要的,自从贾诩不再张白骑的身边,张白骑无论是攻打潼关,长安,还是在洛水河畔,纵然有着自己麾下黄巾力士的无上武力,竟然还是屡次遭到算计,自己现在的身体,也已经以为内出动天术的此书过多,而遭到天谴,千疮百孔,若不是有着完成大贤良师遗志的愿望那样的迫切,支撑这张白骑,张白骑说不定都已经吐血而亡了,又怎么会在这里指挥千军万马呢?
 
    但是看到眼前这个智囊一般的人物,张白骑知道,自己的黄巾军,就不会被被人说是没有脑子的武夫,自己刚刚把黄巾军贼寇的帽子摘掉,不想在被人多一个侮辱的词语加在自己麾下的兄弟们身上,虽然有的时候,这些黄巾军确实有点没脑子…………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